跨年假期的美好旅程就交給得正下筆,但是我不得不為他邂逅葡萄姐姐的美麗記憶留下一些註腳。

 

得正一向是個內向的工程師,雖然飛遍世界各地,見過許多不同的文化,但是看到女生依然一樣害羞,打從我在德國開始陷害他跟女生合照,他從來沒有一次笑得自然。所以儘管溫柔又貼心,桃花始終沒有什麼機會開。最後他只好沉醉於相機的世界裡,他說:「從視窗裡,我們可以學著看見世界些微的美好。」,所以總是我們旅程中的褓母與最佳的攝影師。



greenisland200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